2019年7月24日,中国科协、中宣部、教育部、科技部印发了《关于深化改革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是贯彻落实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精神、推动我国科技期刊发展的重要纲领性文件。《意见》着眼全局,统一部署,力图充分调动培育世界一流期刊建设所需的积极要素,平衡短期和长期的发展规划,确立了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建设目标。《意见》还提出了重点任务,强调优化科技期刊与出版结构布局、着力提升科技期刊专业管理能力、出版市场运营能力和国际竞争能力,并在组织领导、国家资助和社会资本运作、进展评估上予以充分保障。

    《意见》的实施对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建设提供了很好的遵循和行动指南,同时对夯实进军世界科技强国的科技与文化基础, 实现我国科技期刊高质量发展,推动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培育世界一流期刊  必须准确领会《意见》精神

    1、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

    建设世界科技强国,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战略决策,是我国抢抓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历史机遇、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必然要求,也是中华民族加快迈向世界舞台中央、为人类文明进步和可持续发展作出更大贡献的基础。《意见》指出“科技期刊传承人类文明,荟萃科学发展,引领科技发展,直接体现国家科技竞争力和文化软实力。”可见,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是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发挥着基础性的作用。

    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是全国科技期刊工作者的共同理想也是时代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我们应认真学习、领会并贯彻执行《意见》各项要求,强化创新思维和主动担当,积极融入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伟大事业中,并作出应有的贡献。

    2、深化改革,增强活力

    改革是引领发展的重要动力。《意见》指出“必须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坚持和完善主管主办管理体制,推动与出资人管理体制有机衔接,增强存量期刊发展活力。”同时还指出“推动政府引导与社会资本有机结合。加强改革进展监测和期刊绩效评估。强化科技期刊建设顶层设计,推动改革政策和举措的有效落到,试点先行,逐步推开。加强改革进展监测,定期开展绩效评估。”可见,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必须通过深化改革,做好顶层设计,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不断优化发展环境,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和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

    3、 统筹兼顾,共同发展

    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科技期刊不仅数量丰富,分类更加精细,层次更加分明,定位也更加准确,涵盖了科学技术各个门类,呈现了科技期刊丰富多彩、百花盛开的良好局面。科技基础前沿类、工程技术应用类和科学普及类期刊具有不同功能和使命,如科技基础前沿类期刊致力于科技成果创新的重要载体;工程技术应用类期刊是服务国家“双创”,培养大国工匠的重要工具;科学普及类期刊是弘扬科学精神,提升全民科学素养的重要手段,这些科技期刊在不同角度都服务于国家社会、经济和科技等领域创新发展。《意见》指出“着眼基础前沿、工程技术、科技普及等不同期刊的功能定位,提高科技期刊围绕中服务大局的能力。”可见《意见》具有普适性,充分考虑到了不同类型的期刊功能作用,在推进“高精尖”科学领域的期刊发展的同时,也要统筹考虑工程技术应用类期刊和科学普及类期刊的发展和壮大。

    4、 稳步推进,持续努力

    《意见》指出“到2035年,我国科技期刊综合实力跃居世界第一方阵,建成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期刊和若干出版集团。”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是个宏伟的目标也是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我们要按照党和国家重要部署和《意见》工作要求,充分认识到这项工作的长期性和艰巨性。遵守国际传播规律和学术伦理,从决策、咨询、规划、实施等各个环节入手协调推进。要戒骄戒躁,不能急于求成,扎实稳步推进,蹄疾步稳,持续努力。

    二、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必须补短板、击痛点

    1、 培养世界一流科技期刊人才

    一流科技期刊人才是引领科技期刊发展的第一动力。无论是国家新闻出版管理部门、还是科技期刊主管、主办单位都要重视科技期刊人才队伍建设,通过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建立科学、开放、灵活、高效的用人机制,激发我国科技期刊出版单位的内生动力,不拘一格引进人才、培养人才,为他们提供良好的工作环境、薪资待遇和职业发展规划。真正为讲团结重大局、讲学习重修行、讲规范重纪律、讲责任重执行的科技期刊人才提供广阔天地。同时,按照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事业发展需要,制定与之相匹配的人才培养计划。通过“走出去”“引进来”学习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出版和传播的先进经验,不断提升我国科技期刊工作者工作能力和理论水平。另外创造条件吸纳高水平国际编委和经营人才,发挥海外留学生积极作用,为我们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凝聚力量。

    2、完善学术评价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在“科技三会”上号召“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要实现这一目标,一方面我们必须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另外一方面也需要通过政策引导,摆脱过分唯“SCI”,持续开展清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专项行动,发挥全国学会评价功能,通过大数据分析形成科学的评价体系,实现中外文期刊同质等效。

    3 、发挥“一流”资源相互促进作用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是个系统工程,要聚集一流学会、一流学科、一流大学发挥其积极作用,力争将国内首创的原始性、突破性创新成果首发在中国科技期刊上。同时制定相应的政策和管理办法,支持社会力量投资设立科技文化企业,通过多种形式参与科技期刊的出版、经营活动,增强我国科技期刊市场的活力,推动产业界、学术界深度联合,逐步摸索出“学会+企业”“高校+企业”“科研机构+企业”等多种协同办刊形式,不断形成自主的知识服务产业链和知识服务体系。发挥社会各方力量成立公益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基金,对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或中国特色显著的优秀科技期刊予以长期支持,确保其长期稳定发展。

    另外以全球视野谋划开放合作,聚合优质资源,如结合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鼓励国内相关机构建立一批科学国际组织或联盟,凝聚和壮大全球科学家群体,形成高水平学术思想的策源地。为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和世界科技强国建设壮大我们的“朋友圈”。

    4、推动科技期刊深度融合

    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已经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也为全国期刊业带来了理念更新、技术革新和模式创新,为期刊业深度融合带来了蓬勃发展的新动能。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必须加快推进传统期刊深度融合,实现从学术出版到知识服务的转型。鼓励有能力的信息技术企业积极参与科技期刊的数字化建设,通过新兴技术不断优化出版流程,丰富知识产品种类,同时加强分解标识、云存储和数据管理、融媒体、智能挖掘与推送传播等关键技术的研发增强科技成果的可视化、交互性,推动科技期刊数字化转型升级。不断提高我国科技期刊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服务力。

    5、推动期刊集群化发展

    《意见》设定目标为“到2035年,我国科技期刊综合实力跃居世界第一方阵,建成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品牌期刊和若干出版集团。”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参与国际竞争必须打破我国部门、区域条块限制,破除体制机制障碍,让期刊出版资源实现跨区域、主管、主办部门整合,实现期刊的集群化建设走向集团化发展、规模化的运营。

    通过将出版资源学科合理布局,整合优质人力资源及其他积极因素才能全面提升科技期刊出版机构专业化、国际化能力,形成有效支撑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与创新型国家相适应的科技期刊发展体系。

    三、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 必须正确处理好几个关系

    1、新和旧的关系

    《意见》指出“要着眼基础前沿、工程技术、科学普及等不同类型期刊的功能定位,加强顶层设计,突出发展重点,有效整合资源。”同时还指出“突出前瞻引领布局新兴交叉与战略前沿领域。在信息、制造、能源环境、空间、海洋及生物医学等领域优先布局,打造科技出版竞争优势,围绕国家重大科技工程和产业关键技术领域创办新刊,服务国家创新发展的战略需求。”要把握好“新”和“旧”的关系,一方面积极激活旧的期刊出版资源存量,通过更名调整办刊宗旨和定位,服务新兴领域建设和研究。另外一方面整合相关出版优势资源,积极创办新兴交叉与战略前沿领域的科技期刊。

    2、内和外的关系

    一流科技期刊,首先要围绕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目标,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多发表原创性成果,特别是国内首创的原始性、突破性创新成果。优先服务本国社会、经济、科技、教育、文化等领域的发展,为提高全民族科学文化素养,科学技术创新和创新型国家建设服务。其次惠及世界人民。所以要把握好“内”和“外”的关系,通过分类施策推动差异化特色发展。

    3、远和近的关系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意见》指出“推动改革政策和举措的有效落地,试点先行,逐步推开。”无论是政府相关部门,还是具体的科技期刊出版单位都要根据实际情况,做好长远目标和近期目标规划,步步为营、稳步推进。

    4 、“借船”和“造船”的关系

    《意见》指出“抓住数字化、智能化促进期刊出版变革的重大机遇,建设世界科技论文引文库、专家学者库、科技期刊应用数据公共服务平台,基于大数据分析形成科学合理的评价标准,发布全球创新指数。”培育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学术期刊必须“借船”和“造船”齐头并进、协同发展。“借船出海”在一定时期内是必要的,因为海外平台规模大、受众多、传播力广、运营成熟,不“借船”的平台,我们就不容易出海。但是“借船出海”,从长期看不利于我们自身持续发展,所以“造船出海”成为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打造世界级的数字出版与传播平台,必须由国家主导,通过整合各方积极力量,对标世界重要数据库平台,实现中国科技期刊的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升级,成为先进科技与文化的重要媒介和载体。以促进真正原创性研究和我国学术期刊的良性发展以适应中国高水平科技期刊的发展及科技成果的传播需求。另外通过移动互联网新兴技术手段,将平台科研成果不断生成融合型知识产品,服务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也惠及世界人民。

    5、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必须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从更大的范围看,唯有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才能让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协调发展,也才能在发展中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科技期刊出版单位要不断强化思想认识、优化制度保障、细化考核体系、完善“双效”评价体系,将两个效益相统一在绩效考核中进行实化、细化,进而起到激励和引导作用。

    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源于伟大梦想,更始于坚实步伐。我们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扎实推进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各项工作,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干好工作。为早日跃居世界科技期刊第一方阵,建成世界科技期刊强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持续努力、不懈奋斗。

    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必将行稳致远、未来可期!

 

(作者:  中国期刊年鉴杂志社常务副社长、主编  段艳文;   本文摘自《科技与出版》2019年9期)

 

上一篇:王琨: 在跨界中丰富自己

下一篇:中国科传收购法国一家科技出版机构


 

 

 

因受新冠疫情影响,
第四届“期刊主题宣传好文章”
推荐截止日期延长至4月30日。
X